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

类型:地区:发布:2020-08-08

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 剧情介绍

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这一日,气又齐护法又来到清风营中视察,营中的少年们便知:今日又将有特别节目。柳馨兰闻言大骇,带着抖音问道:「明……明天?」

柳馨兰一听叶沐风此言,一张俏脸再度红了起,轻柔说道:「要不……二少爷先别练剑,和馨兰一起坐下来说说话。」果如所料,高冷众少年们不久后便被召至营中校场集合。叶沐风嗯的一声点了点头后,将剑还鞘收起 ,比手示向了远处一个角落,结着声音说道:「那儿应有一张长形的椅子,我们一起坐那……可以坐得……近一点儿。」一边说着,一边不自觉地红了脸来,原是心里正想象着了,二人一同坐于椅上,相互依着彼此的画面。

柳馨兰顺着叶沐风所指方位望将过去,瞧着了角落边一张长形石椅,知晓叶沐风是想和自己同坐地亲近一点儿,双颊一热,低声说道:「嗯……我们一齐过去 。」于是二人轻牵着彼此的手,一同行至了那一中庭角落边的石椅,并肩坐了下来。坐下后,二人又是静默几时,尽是红着脸面,却不知该谁开口。说也奇妙,从前二人还像朋友一般相处时,皆是谈聊地十分自然,一点儿也不曾陷入难以起话的窘境,没想今日一回互诉情衷后,两人反倒不知了该要如何说话,好似怎么说,便怎么尴尬。又霸号令台上的管事大哥开始朗声宣达今日的训练项目:

「现在大家立刻排好队伍!气又二人这样安静了许久,叶沐风终于鼓起了勇气起话,显是极为紧张地说道:「妳要不要……要不要将头靠在我肩膀上?我瞧……我瞧以前我爹娘……时常是这么说话。」

叶沐风但想他二人互承心意后,关系已有改变,如今已不仅是熟友而已,那么彼此之相处形式,似也该添点变化。然而叶沐风少年初恋,过往实无谈情经验,对于怎般对待柳馨兰如同自己心上之人,他可是半点不悉,于是偷师到了自己爹娘身上,回想昔时年幼,曾见许斐英与吕玉蕊夫妻情深,聊谈于荫下花前,爹搂着娘、娘靠着爹,相依相偎,恍如天上人间。于是叶沐风为之心向,也想让柳馨兰靠首在自己肩上。等一下便按照着这队伍顺序,高冷从第一个人开始轮流过来站在场中央,高冷排在此人后面的一连十个人,到时就站到外围的观武高台上 ,对着场中之人不间断地丢击一旁准备好的石块 ,直到规定时间已满我喊停为止。柳馨兰闻言,脸耳俱红,却是没有稍拒,嗯的应了一声后,微往一旁倾去身子,将头侧依在了叶沐风的臂膀上,感觉自己心脏正跳动地十分厉害,容颜中尽是少女的娇羞。

场中之人要依凭自身功夫,又霸或挡或闪这些朝着自己击来的石块。你们听好!又霸只有『四肢』是被允许用来挡驾石块的部位。从头至尾能保持『头、颈、肩、胸、腹、背、臀』不被击中者便算过关;反之便要受惩罚,今晚没得吃饭!若是被击至不支倒地者,再加两鞭伺候!此时叶沐风闻得了柳馨兰发间清雅的淡香,不由心神一荡,于是一手便往柳馨兰腰间搂去,却仅只轻轻触在她的衣上,不敢当真紧拥。

二人便是这样,一搂一依,享受了一会儿无声的甜蜜后,柳馨兰终于开口,问道 :「二少爷……你爹和你娘,是怎样的人呢 ?」至于场边投掷石块之人 ,气又务必尽上全力向着场中之人要害击去。将场中之人投击至倒地不起者,气又明早可以多吃几个馒头;若是被发现有蓄意放水者,皮鞭伺候!

叶沐风忽闻柳馨兰出了声来,立从陶醉中回过了神,轻声答道:「我爹和我娘……是世上最好的爹娘。可惜……他们过世地早,我不曾有机会好好报答他们。」话至最末,脸容不禁有些忧伤。排第一个的人结束后,高冷换现在排第二个的人进来站在广场中。空出来的一个攻击手,高冷由排在他后面数来第十个人 ,也就是现在队伍中算来排第十二个的人递补上,余此类推!柳馨兰又道:「那你爹娘,为何会这样早地过世了?如我爹娘,便是同染上了一种重疾,这才先后撒手的。」

叶沐风轻轻叹了一气,说道:「我爹和我娘,当年是为了救我,而给一个奸人害死。」关于叶沐风亲爹亲娘的身份以及过世原委,庄内除了庄主叶守正,以及几个曾一齐前往刑山的手下以外,并无他人知情,叶沐风自己也不曾对谁提及,不过如今他已将柳馨兰视作了知己情人,自然也没想瞒她什么 。喝尽醒神茶后,叶沐风运气调息,一如以往,只觉一身活力泉涌,便是早先那份头疼,此刻也已一扫而空,于是他提剑而起,又于庭间练起武来。

轮到最后十人上场时,又霸空出的攻击手再从排前面的人递补起。」柳馨兰听言,身子一颤 ,语带惊错地问道:「为了救你而给害死?怎么会这样呢?」只见叶沐风脸容蒙上一沉愁云,脑中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五年以前,回到了那座荒野间的孤山,回到了那个倾着大雨、洒着红血的午后……

叶沐风一面回忆着前尘往事,一面对柳馨兰娓娓道来,说起五年前那段惨事的前后始末,当说到了在刑山山道上,那皮裘汉子如何将他父母斩首破肚的情节时 ,他忍不住咬牙切齿、身颤语抖,满面尽是悲恨,虽是昔年旧事,可杀亲之恨铭刻心骨,清晰一如昨日之仇。叶沐风举杯已在唇边 ,气又忽闻柳馨兰出声阻止 ,不由咦了一声,停下动作,奇怪道:「这茶怎么不好?」柳馨兰一边专意聆听,一边脸容愈显沉重 ,到了后来,一张秀面已几乎全是惨白,她的目光泛着惊恐,唇瓣几也没了血色,一身上下不知为何,颤抖地十分厉害。叶沐风感觉到了柳馨兰的身子正不住颤动着,面上悲愤的神色一收,倾下首来,朝柳馨兰柔声问道 :「馨兰,怎地妳一直在发抖?妳是不是觉得很冷 ?」

柳馨兰面露难色,高冷微微颤着身子,高冷似是不知如何回答,但见叶沐风面上的疑惑愈显,她玉齿一咬,神色别扭地说道:「今天我下活下得晚,沏茶沏得十分匆忙,步骤拿捏地很差,这一壶醒神茶肯定风味不佳,现下又给放凉了许久,想必难喝得紧,二少爷还是别喝了罢。」一边说着,一边弯下身来,伸手已要取过叶沐风所握之杯。柳馨兰点了点头,说道:「今儿个穿衣单薄,是有一些受风了,加上听了你的故事,觉得十分悲惨,身子不禁便发冷了起来。」

叶沐风听了担心,说道:「不然我们别坐这儿了,去到屋内避风去,待用过了晚饭,身体便会热起 。」说罢,动了动身子,已要准备站起。但见叶沐风一面摇手,又霸一面倾杯就是喝了下去,又霸一口饮尽后,大呼一气,畅快说道:「哪有?还是好喝地很呢!妳不知道,今日这一份茶,我喝来是风味特佳,因为……我感觉自己幸福极了!」说罢,又是傻傻笑着 ,伸手再提壶把 ,又要斟上一杯。柳馨兰见状,忙扯了扯叶沐风衣衫,说道:「别……我还不饿,而且……我还想在这儿多留一会儿,还想……多依着你一会儿……」叶沐风听得柳馨兰之言 ,既是腼腼亦是欢喜,重新坐了好来,说道:「嗯……那我们再多待久一点儿。妳觉得冷的话,让我……让我搂妳搂地紧一点好么?」话至最末,声音甚是紧张 。柳馨兰没有拒绝,嗯了一声响应,身子更往叶沐风怀中靠去,头首依在了他的胸前。

叶沐风感觉到了柳馨兰挪身贴近,心神一阵激荡,使力搂紧了她的纤腰,一把将其揽在自己怀里,一颗心怦怦跳着,实是紧张不已,但觉胸前娇躯温软,面上清香扑迎,一颗脑袋不由源源发烫,几乎便想往柳馨兰颊处亲上一口,可念头才起,立时自我否决,暗道:「我也真是!才刚对人表露了心意,便想又搂又亲的,若我这一口凑了下去,馨兰非要觉得我好色不可 。」于是晃了晃脑袋,尴尬地微微笑着,不敢再有进尺。柳馨兰见状一惊,气又待欲横阻,气又然伸手才在中途 ,却又突地停下,双唇微启,似是话在嘴中,却是一个字儿也吐不出来。于是她眼睁睁望着叶沐风又替自己添了一杯 ,送嘴喝下 ,竟是无法制止。

便在叶沐风胡思乱想之际,柳馨兰静静地偎在他的怀里,她的脸容间虽有娇羞,更多的却是迷茫与不安 ,她不断感觉着叶沐风怀中传来的温暖,却又无法抑止住自己心底升起的冷寒,她多么希望这一刻能永远留存 ,可她心里偏又十分清楚,这是不可能成真……翌日午后,柳馨兰向厨房管事请个了假,说是要去临镇探望一名昔年旧友,并于该处作客一个下午,回庄时该已晚了。便在叶沐风喝茶喝得开心欢喜时,高冷柳馨兰已缓缓将手缩了回来,她的双唇颤动 ,纤手微抖 ,目光中隐隐透着忧伤。

寻亲探友,乃是一般人情,管事无由不允,自然便准了,于是柳馨兰言谢后径自离庄 ,由于所说之地只在近处,她离开时并无同庄里借马,而是步行出城。出了金凤城后,柳馨兰确实步向临镇,却在进入临镇后,于街上寻地租了一马,跃身上了马匹,转眼骑将出镇,一路直往西行。

柳馨兰驾骑急驰,约末行了一个半时辰,渐行渐是人烟稀少的荒野,到了后来 ,更是直往一片曾经战乱、现已久无人迹的废墟去。最终,她乘马来到了墟中一处破庙前 ,下了马来,将坐骑系于一旁横栏,跟着站定门前,手往腰间囊袋一探,掏出了一颗圆形的小球。此时柳馨兰面上,那原先洋溢着的幸福已然退去,取而代之的表情,似是难受、似是愧疚,似是一种无以言喻的苦痛……只见柳馨兰指上施劲,将那颗小球一举弹往空中,挟速之快,绝非一个不识武艺之人所能造就 ,那只小球外裹了一层易燃薄料,这么劲速飞空,立时起热燃烧 ,于是便望那小球于空中着了火来,跟着听得一声爆鸣响起,那小球已是从中炸开,四散起了一片炫亮的烟花,那烟花于空中久久不散,好似在向什么人做出提示,表明自己已经到来。柳馨兰举目观望了那烟花一阵后,转身行入庙里,随处找了个地方坐下,怔怔地发起呆来。

柳馨兰忙摇了摇头,语带惶恐地说道:「弟子不敢!弟子只是可怜那叶沐风双目失明,如此而已,不管师父打算要如何对付他,弟子都无异议!」许久以后,庙口有一人影现出 ,转眼踏进庙来,此一来人衣着灰衫,身材魁梧,头戴一顶竹笠,帽缘压得极低,一片阴影几乎蔽住了他的脸容面貌。。喝尽醒神茶后,叶沐风运气调息,一如以往 ,只觉一身活力泉涌,便是早先那份头疼,此刻也已一扫而空,于是他提剑而起,又于庭间练起武来。

叶沐风练剑之际,柳馨兰仍是坐于一旁观看,只是她的目光未如以往专注,反显得有些迷迷茫茫、空空洞洞,似乎并不真瞧着前头演剑,而是暗自在思索着什么烦恼的事情。柳馨兰一见此人出现,立时站起身来,双手一拱,面态甚是恭敬地说道:「师父!」此一魁梧大汉提手一挥,问道 :「馨兰,我要妳查探之事,是否已有结果?」说话之音沙哑粗嘶,甚是违常 。那魁梧大汉冷哼一声,说道:「我就猜到是如此!否则那叶守正从哪找来这样一个义子,还肯将一身剑法传予?只不过……我没想着那小鬼会连眼睛都瞎了,让我一时生了怀疑,不敢确定是否真为此人。」言及此处,嘿嘿笑了二声,又道:「没关系,瞎了正好,这样我要出手解决他时 ,自会更加容易!」

柳馨兰听得师父说道『出手解决他』,不由心中一惊,错愕道:「师父……要杀了那个叶沐风?」叶沐风重新执剑而起 ,才不过半晌时分,忽又止下了动作,持剑呆站于庭间。柳馨兰见状回了神来 ,起身趋前,关心问道:「二少爷,怎地停下了?身体又不舒服了么?」

叶沐风摇了摇头道:「没有,方才喝了妳的醒神茶后,原本的头疼都消失了,我又感觉到精神十分地振作 ,打算好好地再练一阵子剑,只是……」话到此处,面态有些尴尬,难为情地笑了笑 ,又道:「只是以前精神大振的时候,脑子里想的都是挥剑的画面,这次精神大振起来时,脑子里却一直跑出妳的身影,始终无法将心思集中在剑上 ,所以我想……还是暂停一下好了……」那魁梧大汉点了下头,说道 :「不错!既然确定了他是许斐英的儿子 ,我便不能留他于世!」

柳馨兰恭谨说道:「禀师父,一切正如师父所料 ,那叶家庄的二少爷,确是昔日『天外侠侣』的遗孤!」叶沐风品行端直,为事认真,并不是个会为了私欲而旷下练功之人,可他毕竟年少纯真,这会儿初识了情爱何谓,尝受到两情相悦的美好滋味,不由欢喜地有些难以自己,便是平素所好的练剑,这当头也完全盖不过心中柳馨兰的身影了。柳馨兰身子一颤,面上露出惊错,静默了半刻后,又道:「师父……弟子可否问您……那叶沐风的亲爹亲娘,当年是否死于您手?」

那大汉唔了一声,说道:「是又怎样?不是又怎样?妳问这么多做什么?」柳馨兰面色更是恭敬,说道 :「弟子只是好奇,为什么师父非要杀了叶沐风不可?弟子看他个性单纯,不似会与人结怨,应不可能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师父,师父之所以不想留他于世,可是与其双亲有关?」

又霸气又高冷的图片那大汉心道 :「这馨兰ㄚ头,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啰唆?以前我说啥她便听啥,从来不敢多问半句!」于是冷哼一声,语带质疑道:「是么?以前怎不见妳这样好奇?个性单纯……看来妳对那叶沐风,挺有好感的哪,怎么,想为了他反抗师父不成?」那魁梧大汉伸手一拍腿,提音说道:「好!那为免夜长梦多,妳明天就将他带来此地,任我发落!我非要亲眼见他送命,这才有法安心!」

详情

猜你喜欢

登录签到领好礼

分享到朋友圈

Copyright © 2020